• 教育部批准的全日制普通高等院校 广东理工学院与锦绣控股集团联合办学 江西唯一由本科院校与知名企业共建的高校 投资十亿按本科院校打造现代化校园

频道

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---- 治疗性存在


很多的来访者对心理咨询师的工作似乎有一些误解,在咨询室内外我们都听到过这样的声音“咨询师赚钱真容易,坐在那里什么都不用做就收这么高费用”、“为什么我的咨询师在咨询当中什么都不说?他不是应该说一些话来开导我吗”这样的误解很容易导致对于咨询师的不信任,轻则导致咨询效果的减弱,重则可能造成对心理咨询产生阻抗,贻误了最佳的干预时机。那么在咨询中,一个沉默不语的咨询师究竟在做什么?我们如何去判断咨询师是“走神发呆”还是在等待着一些事情浮现出来?我们是应该和咨询师一起“冷战”甚至对咨询师感到愤怒还是可以做一些别的事情?让我们一起来看看咨询师的告白应该如何去面对。

事实上,高质量的陪伴本身也是咨询师的一项技能,称为治疗性存在(therapeutic presence)。治疗性存在是指咨询师在咨询当中表现出的一种开放、投入、支持性的状态(Bugental,1987)。罗杰斯认为,咨询师在咨询中,除了共情理解与积极关注,更应该将这些特质整合进自我形象中,并以一种清晰而自然的方式呈现出来。这种呈现方式就是治疗性存在(Baldwin,2000)。当然,治疗性存在并不仅仅包括沉默,广义上来说,咨询师的“在那里”(being)就是一种治疗性存在,这包括了咨询师所有的言语、非言语行为。在咨询师治疗性存在状态下,来访者会很自然地感受到咨询师对自己的理解与关怀,会感受到被支持和被鼓励去进行更深入的探索。短暂(虽然有时会长达几分钟)的沉默不是咨询桎梏的表现,而是咨询过程自然流动的一部分。某种意义上来说,治疗性存在比一些咨询技巧更能够使来访者感到安全,并促进咨访关系。要达到这种状态,需要咨询师持之以恒的刻意训练,包括自我觉察、专业提升、个人体验等等,而在咨询中保持这种状态,更需要咨询师的专业能力。因此,“坐着不说话”也是一件非常需要用心去工作的事情。

那么,治疗性存在的“坐着不说话”时,咨询师究竟在做什么呢?其实这种存在下的咨询师内心戏是非常丰富的,Geller与Greenberg的质性访谈总结出咨询师正在做着这几件事:

1.投入(immersion)。是否投入,是判断咨询师达到“治疗性存在”的第一个标准。咨询师要投入去体会咨询的过程,接纳咨访双方的感受,不做评判与干涉。在与来访者互动的过程中,咨询师要腾空自己的经历与知识,放下先验的假设、偏见与诊断标签,去体会来访者真实的、独一无二的体验(Clarkson,1997)。

2.稳定可靠(grounding)。咨询师在深刻体会来访者的感受的同时,也要保持自我体验的稳定与完整性,而不是轻易被来访者的情绪带走,随波逐流。即使咨询中会经历强烈的痛苦与情绪波动,咨询师仍然能保持坚定、充满希望,而不是自乱阵脚,与来访者一同坠入痛苦的深渊。

3.扩展(expansion)。咨询师除了倾听来访者的表述之外,对非言语信息的觉察与感知也要保持敏感。要在咨询中善于获取来访者的语音语气、身体姿势等传达出的信息,并通过及时的回应来扩展来访者的视角。

4.为来访者着想(being with and for the client)。对来访者要怀抱一种尊重、欣赏、关心的态度。身为咨询师,为来访者着想是我们最普遍的初心,但我们也最容易在这里陷入“咨询师的傲慢”的误区——“我这么做是为你好”。咨询过程中需要时刻考虑的是“来访者需要怎样的帮助”,而不是“我认为来访者需要怎样的帮助”。

当我们用心去体会咨询师的“告白”,我们会发现咨询师其实一直在那里,默默地陪伴,默默地抱持。



(阅读量:474次)